文章分类
刘建宏创业三年了他说互联网体育20时代就要到了
2017-09-09 15:25
来源:未知
点击数:            

  2014年8月26日,刘建宏收到一件印有46号的球衣,那年他46岁,正式成为乐视体育首席内容官。

  三年的时光过去了,乐视体育经历了版权大战、经历了体育产业的初生盛世,却也了始料未及的尴尬,甚至是危机。

  眼下,乐视体育已经走到了十字口,属于未来的版图依旧没有完全展开。但在刘建宏心里,属于体育产业的第二个时代就将到来。

  海埂,在老资格的中国球迷心里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在计划经济的套里,已经开始职业化的中国足协每年依旧要把球队集中在一起,用跑圈、统一作息和体能测试的方式,试图推动大家的共同进步。

  如今这样的手法对任何一个来说都是驾轻就熟,但在当时,我们也只能在CNN和BBC等海外看到这样的方式,央视即便是新闻部门,也还没有见过类似的尝试。

  虽然我们也并不能完整的了解这个技术的全部流程,但这丝毫也不妨碍我们大胆行动起来。

  在云南同仁的大力协助之下,我们因陋就简的就开始这样的直播,不用说,它依旧是早期足球之夜的风格,边实验边。

  不论怎样,这是一次开拓。足球之夜之所以能够获得后来的成功,和这样的不断开拓密不可分。三小时四十分钟的超长直播专题节目,放眼全球也很少看到。

  世界杯期间我们更是在连续一个月的时间里每天连续直播十一个小时,我在演播室里腿都坐僵了。大到节目创新,小到各种技术和手段的应用,一个有活力的组织才能带来有感染力的内容。

  来到乐视体育的三年,姑且不论外部和公司内部发生多少变化,创新和尝试,一直是我最为重视的方向。

  F1直播,版权方为我们提供从现场声、公用信号到GPS、数据、维修站、车手主观视角等六信号。

  如果按照传统的模式,我们只需要把公用信号加上我们的解说分发出去,就算万事大吉。但互联网不同于传统电视,我们完全有可能把六信号同时分发,供我们的用户选择。

  但是,初创时期,无论是演播室还是机房,我们的条件过于简陋,简陋到我们必须用一个大号的电风扇一刻不停的吹着设备,以达到降温的目的。

  可是,把六信号同时分发的想法又过于诱人。我们最终还是决定大胆尝试一下。

  感谢团队,他们克服了种种困难,最终在2014年赛季将要结束的时候,实现了这样的创举。

  我记得有一个车迷,被这样的体验震撼,把自己在家里,用三个手机、两个iPad和一个电脑同步收看六信号的场景拍摄了下来,并且通过微博分享了出去。

  随着技术的进步,过去高高在上的直播技术正在变得越来越亲民,换句话说,就是门槛越来越低。

  刚刚来到乐视体育的时候,我就看到了一个新技术(其实问世也一段时间了,只是在一直没有得到大范围的应用)——TVU(只听名字就知道这本来就是为电视设计的一个技术)。只需要在手机上下载应用,并且经过验证,就可以通过手机进行实时直播。

  互联网视频才起步,用户对内容的刚性需求远大于对质量的苛刻要求,所以,我决定大胆启用这个技术。

  我们用它来转播国家队的教学比赛,用它来直播国家队参加亚洲杯时在悉尼街头的放松活动,用它制作亚洲杯期间的节目,我们因陋就简的直播了十期节目,不到十人的团队,也能像几十人的团队那么工作,那么产出。

  到了2016年中超,我们让我们的记者,拿起手机,漫步赛场周边,一边行走,一边直播,开始了一段独特的漫直播尝试。

  当登巴巴受伤骨折,住院急救的那个特殊时刻,我们的这种直播开始发挥了极大的功效。

  上海的同事告诉我,那天晚上,很多球迷聚集在登巴巴住进的医院周围,通过手机观看我们的直播,他们看到孙祥来了,他们看到申花的队友来了,他们看到俱乐部的领导来了,他们还看到了夜幕沉沉当中的自己。

  那一晚很多球迷都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关注着登巴巴的伤情,其中也包括已经躺倒在床上的我。第二天查看数据,这样的一个新闻事件直播,流量竟然高于许多中超赛事的直播。

  作为内容的生产者、加工者和者,我们依旧需要优秀的记者、编辑和主持人。

  一个优秀的平台却培养不出优秀的记者、编辑和主持人,未之闻也。挖掘、培养、塑造,这样的过程虽然漫长,却不可或缺。

  转型互联网三年,这个时间有点尴尬,不算短,但绝不算长,乐视体育现状也有一些拧巴,活下去,才是当务之急。

  但不管怎样,往事和网事都告诉我,走在通往未来的道上,唯有不断创新,才不会迷失方向。

  把视频信号搬到互联网上,这不过是互联网体育的1.0时代,未来才真正值得期待。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h0on.com 版权所有